青藏科考最新成果表明“亚洲水塔”全球最重要最脆弱

中新网北京12月18日电 (记者 孙自法)有“亚洲水塔”之誉的青藏高原“健康状况”如何、对区域和全球会有什么影响等议题一直以来备受关注。中国第二次青藏科考队18日在北京发布最新科考成果说,发现亚洲水塔是全球最重要、最脆弱和风险最大的水塔。

第二次青藏科考队队长、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姚檀栋院士介绍,第二次青藏科考队评估了全球78个水塔单元的重要性,发现16个亚洲水塔单元是全球最重要的水塔,其中,印度河、塔里木河、阿姆河、锡尔河、恒河-雅鲁藏布江是亚洲水塔中重要性排名前5的水塔单元,印度河水塔单元则以其丰富的水资源量和下游生活与灌溉的超级需水量而位居全球水塔单元重要性之冠。

同时,亚洲水塔还是全球风险最大的水塔。作为全球变暖最强烈地区之一,亚洲水塔升温速率是全球平均的2倍。气候变暖变湿正引起亚洲水塔的失衡,其失衡的主要特征是冰川加速退缩、湖泊显著扩张、冰川径流增加、冰崩等新型灾害出现。冰崩新型灾害不但威胁亚洲水塔,而且严重影响下游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亚洲水塔失衡也将引起亚洲季风的改变,从而影响中国和亚洲地区环境。这些变化导致亚洲水塔的灾变风险日益增大,冰崩、冰湖溃决等灾害加剧。

评估发现,亚洲水塔也是全球最脆弱的水塔。印度河、阿姆河、恒河-雅鲁藏布江、锡尔河、塔里木河是亚洲水塔中脆弱性排名前5的水塔单元。印度河水塔单元也位居全球水塔脆弱性之冠,预计到2050年,该流域人口将增长50%,GDP将增长近8倍,温度将升高1.9℃,降水将增加0.2%,这些都将导致印度河水塔单元的脆弱性越来越大。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党委书记董伟锋主持发布会。孙自法 摄

地球上基于高山冰川-积雪-冻土等的水系统被学界形象称为“水塔”,青藏高原是除南极和北极以外冰雪储量最大地区,也是亚洲十多条大江大河发源地,故被称为“亚洲水塔”,其变化影响着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地区30多亿人口的生存和发展。为查清青藏高原环境变化与影响,并制定科学应对方案,中国于2017年8月正式启动“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国家专项。(完)

姚檀栋指出,过去50年,青藏高原及其相邻地区的冰川面积由5.3万平方公里缩减至4.5万平方公里,退缩了15%;高原多年冻土面积由150万平方公里缩减为126万平方公里,减少了16%;青藏高原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数量从1081个增加到1236个,湖泊面积从4万平方公里增加到近5万平方公里;受冰川融水径流量增大影响,雅鲁藏布江、印度河上游年径流量呈增加趋势。

专家认为,为了适应未来,人们应该了解人工智能的运作方式,把自己和人工智能区别开来,并且知道自己和人工智能如何协作,这就需要一个新的教育系统,把新知识引入到中小学。为此,斯坦福大学重新设计了研究生阶段的人工智能科目,让中小学生坐在一个教室里听斯坦福研究生的课程,结果发现,小学三年级以上的学生都能听懂。斯坦福大学还成立了里兰学院,专门推进该项目。目前,老师们把最前沿的人工智能课程带到很多中小学,颇受欢迎。(筱叶)

(责编:实习生(黄钰澜)、岳弘彬)

他表示,亚洲水塔变化的灾害风险不但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严峻挑战,也对“一带一路”众多国家水资源规划管理和可持续发展带来环境风险,事关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这些挑战和风险的应对,需要多学科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来解决。第二次青藏科考队将以目前取得成果为基础,开展亚洲水塔变化对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水循环与水生态的影响研究,进行亚洲水塔水-生态系统-人类社会系统的链式响应评估,拓展三极(第三极、南极、北极)气候与环境变化及其影响的全球尺度联动研究和全球生态环境保护研究,同时建设自动化监测预警平台和示范工程,提升区域防灾减灾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