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让中国制造业沸腾了!

“大而不强”的中国制造业,终于等来了弯道超车的最好拐点。

组织架构升级,阿里巴巴祭出杀手锏

美联社报道,司法委员会可能最快下周就是否提议弹劾特朗普表决。一旦通过,弹劾案可能12月25日圣诞节前在众议院全体会议接受表决。按照程序,如果众议院批准弹劾,参议院明年将“审理”弹劾案,决定是否“定罪”并解职特朗普。

那么工厂怎样和消费者之间建立连接呢?我们以阿里巴巴祭出的厂销通为例,看看它是如何颠覆传统制造业的。

阿里的厂销通远不止大数据一个功能这么简单,它还向制造业开放了阿里体系内的物流、金融和科技等一条龙资源,比如:

在金融方面,阿里系的蚂蚁金服专门给工厂提供贷款,利率还比较低,工厂一年省下的利息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现在,这3个大麻烦终于找到解决办法了,办法正是阿里巴巴的新战略C2M。

就这样,C2M模式将无数制造工厂汇聚到阿里巴巴这个平台上,成为了利益共同体和价值共同体,迸发出巨大的威力。仅仅是今年618,阿里C2M为中国产业带上的工厂带来了4.66亿笔订单,中国制造业沸腾了!

举个例子,广东中山有一家专门做小电器的工厂叫安家乐,经常出现畅销的产品没货了,滞销的产品库存一大堆的问题,既折损了营收又浪费了成本,这就是不知道该生产什么的表现。

弹劾调查9月开始,缘由是一名情报官员检举特朗普7月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通电话时以军事援助为筹码,要求乌方调查和收集美国前副总统、2020年总统选举民主党竞选人乔·拜登及其儿子的“黑料”。民主党方面指认这名共和党籍总统滥用职权、寻求外国势力干预明年总统选举、损害国家安全利益,继而在己方占优势的众议院发起弹劾调查。先前调查由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导,举行多场闭门和公开听证。特朗普认定他遭民主党人“政治迫害”,不满他的律师无法在听证会问询证人。

中国制造业的麻烦要翻篇了

制造业是现代工业的基石。就在半个多月前,发改委发布《国务院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主题为大力发展“互联网+”。毫无疑问,推动制造业接上互联网的大数据已经成为一项国家战略。

另一方面在消费者那头,C2M打通工厂和消费者通道,去除了品牌的溢价,他们得到了很大实惠。在今年双十一中,阿里将很多工厂接入到大促阵营中,它们甚至抢了很多大品牌的风头。

大家可能不知道,互联网公司非常喜欢用这个事业部,因为它在总公司里自主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子公司。

这就是经济学上的路径依赖,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家宁愿去投资买房,也不愿意继续在制造业深耕,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哀。

特朗普则催促民主党人,“如果要弹劾,就立马、迅速”推进,以便他“在参议院获得公正‘审理’”。“好事情是共和党人从没像现在这么团结,”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发文说,“我们会赢!”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3日公布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报告,指认特朗普寻求外国势力干预2020年总统选举、损害国家安全利益并阻挠弹劾调查。就这份报告,司法委员会定于9日举行听证会。

中国制造业弯道超车的拐点来了!

所以,无论在B端还是C端,C2M模式都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

民主党内部意见如何?

这3个看似简单的麻烦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的痛苦远超我们想象。

比如深圳有一家星磁科技公司,它专门生产手机数码的配件,经过云端产销数据的打通协同,库存资金从几百万降到了几十万,产品周转率也提升近一倍,节约出来的弹药又能去研发新品提升战斗力了。

这一程序类似刑事庭审,但弹劾决定更涉及政治因素,需要得到三分之二以上参议员支持,才能定罪并罢免总统。

编制事业部,意味着阿里巴巴将C2M业务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而中国制造业也将就此翻开新的篇章。

其实,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制造业早就突破了以前效率低、质量差、成本高的瓶颈。现在谁要再说中国制造的东西很烂,原因只有一个:自己没有找对货。

在物流方面,针对制造企业仓库不够用、发货速度慢、物流成本高等问题,阿里引入菜鸟网络的能力,在制造业集中的地区建立产业带仓,为工厂提供更便宜、更可靠的仓储物流服务。

分析人士说,民主、共和两党均希望迅速“了结”弹劾案,看似达成“默契”,实则各有打算:民主党人不希望弹劾案消耗过多“政治氧气”、抢了明年总统选举民主党党内初选“风头”;共和党人则凭借在参议院占据的多数,希望尽快为弹劾案画上句号,让特朗普排除“干扰”、专心投入连任竞选。无论结局如何,这场“弹劾大戏”势必将加剧美国两党分裂、政治极化的现状。

就司法委员会着手起草弹劾条款,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沙姆回应,称佩洛西和民主党人应当感到“羞愧”。

带给中国制造业痛苦的3大麻烦,此时迎刃而解。

我们知道,阿里巴巴有着全球最真实庞大的消费数据,什么颜色、款式、性能、功用最有需求量,它知道得一清二楚。

妨碍司法和国会弹劾调查:妨碍国会调查,即特朗普要求多名现任和前任白宫官员不到国会作证或拒绝提供材料;妨碍司法调查,即特朗普多次试图解职主持“通俄”调查的联邦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有妨碍司法调查嫌疑。

温和派人士认为,弹劾条款应聚焦乌克兰议题。其他民主党人士看来,特朗普先前妨碍“通俄”司法调查,不应“翻篇”。

滥用职权:主要指特朗普以军事援助为筹码要求乌克兰政府调查2020年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和他的儿子。

在科技方面,阿里云打通生产数据和销售数据,能够预测到未来两个月的产品销售量,从而提醒商家提前备货,精准安排产能。

从司法委员会起草弹劾条款开始,弹劾案将进入“快车道”。

在传统制造业阶段,这个距离很遥远,但现在有了互联网,有了阿里巴巴等电商巨头加持,一切都不同了。

佩洛西说,特朗普“为获取个人政治利益滥用职权、损害国家安全并危及选举”,这让众院“别无选择,只能行动”。

厂销通将淘系平台所有的运营和数据资源全面开放给工厂,这样,工厂方就能准确预测消费趋势和数量,提前对订单做好准备。从选品到设计到量产,要什么,生产什么;要多少,生产多少;什么时候要,什么时候生产。

美联社报道,众议院定于本月20日休会至明年1月7日。民主党希望众议院尽早结案,因而司法委员会可能12日前确定弹劾条款,提交众议院全体会议。圣诞节前,众议院全体会议大概率表决通过,将弹劾案推向参议院。鉴于参议院由共和党把持,特朗普涉险过关的可能性更。本组文据新华社

时代在进步,制造业不能再固守传统思维,必须紧跟变革的步伐。以前制造业靠电,未来靠的是数据,对中国制造业来说,未来已来,就等着大家弯道超车!

不管你承不承认,中国民营制造产业都在一个“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困局中来回打转,走不出来。

美联社报道,民主党还可能单独列出一条“贿赂”罪名,主要围绕特朗普以军事援助和邀请访美为“诱饵”,施压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调查拜登父子。

当下,中国制造业普遍面临的大麻烦主要是下面3个:

再举个例子,市场只需要100万双A款鞋,而你却盲目生产了500万双。在福建晋江,一年生产的鞋子十年都卖不完,喜得龙和德尔惠等传统鞋企的破产就是血淋淋的教训。这就是不知道生产多少的表现。

下一关键节点在何时?

民主党就弹劾条款产生内部分歧,主要围绕弹劾条款包括哪些内容、是否涉及特朗普施压乌克兰调查拜登父子以外的内容。

司法委员会4日就弹劾调查举行首场听证会。有法律专家认定,特朗普与乌克兰的往来符合美国宪法有关可遭弹劾“轻罪或重罪”的定义。

我们看到,在马云的脑袋里,新制造的新并不是所谓的智能机器人、3D打印机等尖端货,而是实实在在的大数据。过去,我们没有条件连接消费者,现在有了智能手机、淘宝天猫APP,就可以持续的连接消费者了。

这看似不经意的一步棋,实际上释放了一颗重磅炸弹。

特朗普之前,美国只有安德鲁·约翰逊、理查德·尼克松和比尔·克林顿3位总统遭遇过弹劾问题,均由当时的国会自行制定弹劾规则。

最近,阿里巴巴又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升级,淘宝天猫双料总裁蒋凡宣布:正式成立C2M事业部。

那么困扰中国制造业的几个大麻烦究竟是什么?

把这么有价值的数据老攒在手里也没有用啊,于是阿里需要找到途径把它的价值释放出来,就这样阿里找到了C2M工厂。

说它成功,是因为改革开放后一批批先行者完成了从无到有的壮举。说它进入困局,则是因为老板们总是对自己取得成功的经验深信不疑,而忽视了底层逻辑的改变,导致陷入一个进退维谷的局面。

民主党人佩洛西当天在国会宣布,她要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里·纳德勒起草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

以上面提到的中山安家乐工厂为例,插上C2M翅膀的厂家了解到消费者对果汁机的力度、电池续航和安全性最为关注,于是加大这方面的研发,改良刀头材质、增加了电池容量,确保刀头在空机状态下无法启动。4个月内,安家乐的果汁机销售量拉到了50多万台,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一年前,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对外发布《2018中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报告》,将美国列为第一方阵,德、日列为第二方阵,中国列为第三方阵。这说明在国家眼中,中国制造业和强国相比还有很长的距离。

可能包括两项内容,分别是滥用职权和妨碍司法、国会弹劾调查。每项可能再细分多个子条款。

2017年,马云提出“五新”,即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能源、新技术。2018年的云栖大会上,他抛开“五新”重点强调了新制造:驱动未来制造业的是数据,大数据就是生产资料,这必将是一场制造业大革命。

C2M全称Customer-to-Manufacturer,是消费者直连工厂制造的一种生产模式,说白了就是缩短中间渠道,让制造业更贴近消费者。

美联社援引民主党人的话报道,弹劾条款可能有2项至5项,内容集中在滥用职权、妨碍司法和国会弹劾调查等方面。

通俗讲,是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确定弹劾总统所依据的指控,可能有一项或多项。一旦众议院全体表决通过,参议院将就弹劾条款决定是否弹劾总统。届时,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将主持审理弹劾案,部分众议员将担当“检察官”角色,参议院行使“陪审团”职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