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战区总医院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纪实

武汉战“疫”护卫师中部战区总医院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纪实

□本报通讯员 覃丽萍 孙威

这是第一支派出医疗队支援地方抗疫的军队医院;

1月21日,中部战区总医院党委向全院发出《战“疫”动员令》,全院上下集中绝对资源和力量,投入到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战斗中。

这是一开始就投入战斗,始终坚守一线的钢铁壁垒;

1月26日,应地方医院紧急求援,中部战区总医院再次组派22名医务人员,支援武汉市第七医院。

当医疗队到达肺科医院时,医院里已经挤满病人。他们卸下物资设备集体上阵,一间普通病房36个小时被改造成ICU。肺科医院专家组成员、副院长陈先祥在验收检查时,向医疗队队长邬明表达感激之情。

与此同时,中部战区总医院发热门诊人数陡增,最高时一天超过600人。江晓静、王琼书、刘孟丽等一批中部战区总医院专家,感觉到病情凶险。

“严格精细化护理,认真监测各项指标,设置各阶段病情数据卡点,抓住有效治疗窗口期,严防病情向重症、危重症发展。”江晓静说。

今年元旦,中部战区总医院进入临战状态。

靳桂明是医院疾病预防控制科专家,已退休6年多,当集结号吹响时她找到医院:“我参加过抗击非典任务,我还有30年的感控经验,让我上。”她主动请缨担任感控监管组组长。

经中部战区总医院感染科、疾控科等科室专家和医护人员共同讨论研究,提议马上启动《呼吸道传染病防控方案》。中部战区总医院党委专题召开分析会,形成共识。

1月4日,医院调整扩大发热门诊,全院提高一级防护等级。

新冠肺炎被纳入乙类传染病、采取甲类措施严格管理。而中部战区总医院发热门诊从一开始就采取了高一级的防护措施,严格按照甲类传染病进行处置和管理。

经过两个小时手术,一声清脆的啼哭声划破了紧张的空气。令人欣喜的是,核酸检测一切正常,孩子没有被感染。

1月15日,医院决定火速扩建传染病区。

中部战区总医院传染科主任江晓静,是军内外知名传染病专家,就是她最早发现了病毒的凶险,提前向医院报告。

纽约市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10日在记者会上说,纽约市有38名儿童出现这种炎症综合征,另有9名疑似病例儿童正在接受检查。德布拉西奥说,到目前为止,在确诊病例中47%的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81%的人有抗体。

疾病预防控制科主任王琼书为尽快完成科室改造,达到定点医院标准,连续几天没合眼,奔波在各个楼层点位,按照更高标准完成改造病区“三区三通道”规范化建设。

1月17日,抢建的传染2病区、3病区开放。

作为全军急性呼吸道传染病病原监测参比实验室,中部战区总医院负压实验室是驻汉部队唯一带有负压功能的实验室。从2015年起,为监测流感、呼吸道腺体和其他传染病,他们每年冬春季都会紧密监测发热患者情况,并进行跟踪和采样。

在战“疫”最凶险的阶段,一名怀孕34周加5天的新冠肺炎疫情重症患者经多次转院,最终被送到中部战区总医院。专家反复会诊,妇产科主任王晶主动请缨,各种预案和应急措施全部准备到位。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58例:香港特别行政区104例(出院46例,死亡2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出院9例),台湾地区44例(出院12例,死亡1例)。

但今年的数据变化太快太突然,没有任何征兆。

3月5日0—24时,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6例(甘肃11例,北京4例,上海1例)。截至3月5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6例。

身处湖北省武汉市这场疫情的暴风眼,中部战区总医院与这座城市休戚与共、血脉相连,成为新时代护佑人民生命健康的护卫师。

《战“疫”动员令》发出当天,中部战区总医院第一批40人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市肺科医院。

这是一群整建制与疫情病魔殊死搏斗的人民子弟兵。

随后,疑似病例数、确诊病例数、死亡病例数不断攀升,治愈人数却始终显示着“0”。

此时,病毒性质不明、机理不明、凶险程度不明、治疗手段不明,甚至传播途径尚在论证。

这一结果很快被国际顶尖医学预印本平台MedRxiv刊发。

1月19日,医院提升疫情防控指挥等级,成立一线指挥部,党委成员集体住进办公楼;机关各部门重新进行人员编组和任务分工;专家组、医疗组、保障组以及各预备队抽组完毕;全院进行传染病防治专业培训考核。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26例(武汉126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87例(武汉1038例),新增死亡病例29例(武汉23例),现有确诊病例22695例(武汉20115例),其中重症病例5588例(武汉5208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1966例(武汉27354例),累计死亡病例2931例(武汉2328例),累计确诊病例67592例(武汉49797例)。新增疑似病例43例(武汉42例),现有疑似病例285例(武汉232例)。

川崎病是一种目前尚不明原因的疾病,会引起血管发炎等,严重时导致心脏损伤,此病主要影响儿童。中毒性休克综合征是由特定细菌产生的毒素所引起的疾病,可能危及生命。

基础医学实验室主任刁波,给出了白话版的解释:就是加强对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免疫功能评价,增强自身免疫力对提高治愈率有明显效果。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公开发布通报,确认多例肺炎病例。

医院成立领导小组,主官亲自挂帅;抽调精兵强将,核心部门全员参与;对发热门诊、传染科等关键环节开展防护培训,采取隔离措施,提高防护等级;加紧储备口罩、防护服、隔离衣等防护器材,紧急采购30个正压呼吸器和60个备用滤芯。同时,向驻汉驻鄂部队进行传染病防护提醒。

两天后,中部战区总医院7个病区全部交付使用,全院10个病区开始大批量接收病人。同时,医院主动向武汉市卫健委申请成为定点收治医院,全院人员自发请战。

至此,中部战区总医院投入一线救治的医务人员已达千余人,展开床位近500张。截至3月12日18时,发热门诊已收治患者1.3万余人次,新冠肺炎专区累计收治患者816人,治愈出院684人。

面对一天600多人的发热门诊,江晓静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是新冠肺炎患者,但她知道,让他们离开会引发更大灾难。

1月6日,开始收治第一例患者。几天后,传染科床位告急。

截至3月5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23784例(其中重症病例5737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53726例,累计死亡病例3042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0552例,现有疑似病例482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70854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9896人。

很快,新开的病房就又被挤满了,医务人员想尽办法应收尽收。人手最紧缺的时候,4个护理小组要负责5个护理单元,连备勤的人都没有。但在疫情面前,大家都钉在阵地上,没有一个人退缩。

1月23日,中部战区总医院发热门诊病人数还在不断增长,床位成了最紧缺的资源。1月26日,医院内科楼、汉口院区等7个病区同时改造,限期两天完成。

这支医疗队是军队向地方派出最早的一支医疗队。所有医生都具备丰富的一线临床经验,参加过多项重大军事行动,28名护士有14名护士长,绝大多数是中高级以上职称。

“办法总比困难多。”关键时刻,中部战区总医院党委给江晓静吃了定心丸——集中攻关。医院举全院专家力量深入一线搞会战,同时,向上级求援,联勤保障部队从郑州联勤保障中心等所属部队抽调28名传染和重症医学专家,星夜驰援。

与此同时,医院另一个高速运转的基础医学实验室也传来捷报。经过追踪早期522例新冠肺炎疫情患者的临床资料,研究发现,炎症风暴虽然是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的主要因素,但与以往不同,新冠肺炎疫情患者在发生炎症风暴的同时,其他淋巴细胞数量会显著下降。

1月16日,向武汉市卫健委送检第一例样本病例。

中部战区总医院在这场战“疫”中,最大限度调动了人力、物力。医院住着上千名病人,4600名员工,2000余名家属、子弟,生活保障、安全防护都需要正常运转。每个岗位都是阵地,人人都是战斗员。

在国家卫健委制定的新冠肺炎疫情诊疗方案的基础上,中部战区总医院新冠肺炎疫情诊疗规范很快出台,“一人一策”精细化治疗方案得到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