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美国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无理打压别国企业实属霸凌行径

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9月27日裁决,暂缓实施美国政府关于将TikTok从美国移动应用商店下架的行政命令。

对此,相关领域专家认为美国在TikTok问题上不断反复,美国政府是否会找其他理由继续向TikTok施压还需进一步观察。TikTok只是一个案例,美国无理打压别国企业从来都没给出过证据,今后,美国可能以同样的理由去怀疑其他别国企业。

林如鹏指出,暨南大学是一所有着百年历史的侨校,一直致力于将中华优秀文化传播到五湖四海。这次设立的“庄重文中国非虚构文学奖”,既是“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具体实践,也是传播中华文化的重要一环。从事中国非虚构文学创作的作家和评论家,一定可以将当代中国人在伟大的民族复兴和改革开放实践中,所形成的优秀精神文化和独特的创造智慧,成功地表现出来和传播开去。

鲁传颖认为,美国打压TikTok的主要原因不在于它是中国企业,而是因为它不是美国企业。美国无法容忍其他国家的企业比美国企业更优秀,更有竞争力。从历史上来看,美国多次以国家力量打击别国企业。1982年美国打压日本高科技企业,法国企业阿尔斯通也遭美国算计,最后“惨遭肢解”并且不得不支付巨额罚款。近期,美国还指责德国与俄罗斯建设天然气管道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很多企业迫于美国压力选择认罚了事。各国政府没有和美国公开撕裂,导致美国的霸凌行径屡屡得手。

左晓栋认为,TikTok只是一个案例,美国怀疑别国产品威胁自身国家安全从来没给出过证据,完全不尊重其他国家,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就是美国的霸权主义。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中心秘书长鲁传颖表示,美国法院“叫停”TikTok下架禁令,这反映出美国政府的禁令涉嫌违反美国国内法律规定。事件不仅涉及到美国政府和TikTok,还有中国政府维护本国企业正当利益的决心和能力。事件的核心问题在于交易的内容,裁决只是缓解了各方的紧张情绪,交易各方对交易内容的态度和立场很难妥协。

鲁传颖表示,无论是“去美国化”还是“去中国化”都不利于全球科技和经济的发展,由此导致的严重后果可能需要更多的美国企业来承担。

对于美国联邦法院裁定否决政府TikTok行政令,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表示,这是积极现象,但不是最后结果。美国政府不达目的不罢休,不会因为法院作出的一个裁决而改变原本的计划。

为确保评奖的权威性与公正性,暨南大学中国报告文学研究院聘请著名作家、评论家、编辑、学者等相关人士组成组织委员会和评审委员会,主任均由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担任。评奖实行评委名单和评语公开制度。凡是符合评选要求的作品,均可由出版社、期刊、报纸、省级作家协会、省级报告文学学会推荐参评。(完)

“美国不再是全球商业的保障者,而是潜在威胁”

TikTok事件不只是中美两国关注的焦点,国际社会对此也高度重视。美国如何看待中国科技企业的崛起,中美科技企业如何在新时期共存,这些问题对未来全球创新生态、全球供应链体系的重组有重大影响。

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程国赋宣读了评奖组委会和评委会名单。校党委副书记夏泉宣读了《评奖公告》。该奖两年举办一届,每届选出5部(篇)作品(4项非虚构原创作品、1项相关理论作品),每部(篇)奖金10万元。首届“庄重文中国非虚构文学奖”的评选范围包括:中国(包括港澳台)和海外的华人,以汉语写作,在2019至2020年度公开发表或出版的非虚构文学原创作品,包括纪实文学、报告文学、传记、口述史等,以及相关理论作品。

长远上看,这是全球数据治理规则缺失、美国为所欲为的结果,建议全球及早达成公平合理的数据安全国际规则。

“美国无理打压别国企业的行为是违背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

何建明指出,庄重文先生在1987年出资创立“庄重文文学奖”,对青年作家的成长和中国文学事业的进步助力甚多。当代知名作家贾平凹、王安忆、苏童等都曾获得该奖。现庄士集团名誉主席庄绍绥恢复以庄重文命名的“庄重文中国非虚构文学奖”,既是对庄重文将个人发展与祖国发展紧密相联的宝贵精神的承继,也是对以文学事业促进人民精神文化建设的优秀传统的弘扬。当下的中国非虚构文学创作空前繁荣,受到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少年群体的由衷喜爱。它在深刻反映现实生活、积极传播正面能量、有效促进社会进步等方面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受到关注。该奖的设立,恰逢其时。

《哈佛商业评论》杂志评论称,“TikTok禁令进一步表明美国不再是全球商业的保障者,而是全球商业的潜在威胁,这种观念正在深刻地重塑世界经济并危及美国企业。”

今后,美国可能会以同样的理由去怀疑其他别国企业。这种无理打压别国企业的行为,实质上是在打击新技术,是违背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这种做法不仅对在美外企自身的合法运营造成影响,也限制了美国本土用户使用互联网服务的权利。这说明美国政府非常偏执,以牺牲本国公民享用信息技术的权利来达到少数政客目的。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报告称,委员会中86%的公司表示中国相关业务受到负面影响。最大的影响是因持续供应的不确定性,客户转移了供应商或采购来源而造成的销售损失。一些担心美国禁令的公司可能会启动“去美国化”计划,移除或替换产品和供应链中的美国部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