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景德镇一城管与摊贩起冲突官方执法不当停岗

中新网7月6日电 6日,江西景德镇市昌江区“城管队员与流动摊贩发生冲突”事件引发关注。昌江区政府通过官方微信就此事刊发情况说明称,初步认为,城管队员王景现场执法不当,经昌江区城市管理局党委研究决定,对其进行停岗处理。

景德镇市昌江区政府通过官方微信截图

不过,随着我国对新能源汽车基础设施环境的不断改善,我国公共充电桩保有量已经达到全球第一。截至2019年底,全国累计建设122万个充电桩,其中公共类充电桩51.6万台。可以预见的是新能源汽车在我国的前景十分广阔,而摆在众多企业面前的就是在高研发成本下该如何活下去。

在车辆问题不断出现的情况下,理想汽车的资金问题也备受关注。众所周知,研发汽车需要大量的资金储备。就在2019年12月,理想汽车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9.15亿减少到6.83亿,而且多为投资人撤资。

在汽车销量减缓的大环境背景下,国内造车新势力进入洗牌期,其中赛麟、拜腾、博郡、华泰、长江等公司出现了资金链断裂、停产等问题,而剩下的造车新势力主要就只有蔚来、小鹏、威马和理想四家公司。

根据招股书显示,理想汽车创始人兼CEO李想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5.1%;美团CEO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股权占比为23.5%,为第二大股东,同时,王兴还出任了理想汽车的董事。

在重压之下,理想汽车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6月24日,理想汽车获得美团的D轮5.5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约为40.5亿美元,公司拥有超过10亿美金的现金储备。

虽然理想汽车比计划推迟了交付,但是汽车还是不够成熟,这些软件、流程上的问题容易解决,可是今年5月7日,有车主反应,自己购买的理想ONE汽车此前在高速上出现了“刹车失灵”的情况,最后仅能通过车辆本身的动能回收将车子慢慢“溜进”服务区。

李想曾经表示:理想汽车要在2020年销量达到10万辆,2025年销量突破100万辆。但是如果理想汽车无法将车辆的质量问题解决,在本就没有先天优势的市场下,100万的理想只能化作泡沫,甚至被市场淘汰。

2020年以来,全球的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所下降,但是资本市场却反弹,特斯拉市值一路上涨,目前已超2800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值汽车厂商,而中国的蔚来汽车也从低谷中走出,市值最高达182亿美元。

随着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额度降低,我国的汽车行业整体形势不佳,新能源汽车销量首次出现负增长,未来发展也面临着巨大压力。据赛迪智库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双双下滑,分别为10.5万辆和11.4万辆,同比下降60.2%和56.4%。

这个时间点对于理想汽车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机会,在国内造车新势力博郡、拜腾、赛麟等企业纷纷面临困境之时,理想汽车若能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那么在这场新能源汽车的淘汰赛中就能身处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

但是让李想没有预料到的是,理想汽车在交付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就被爆出多个问题。

首先,瑞幸咖啡事件后,中概股在美国的声誉受到了影响,而且A股的政策也在鼓励海外股回归;此外据招股书显示,理想汽车目前仍未实现盈利,其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总营收分别为0、2.84亿元、8.52亿元;2018年、2019年分别净亏损为15.32亿元、24.38亿元,这意味着,理想汽车在过去的两年里已亏损近40亿,此时赴美,理想汽车可能无法再现蔚来汽车的高光。

作为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新能源汽车一直受到市场热捧,也正是由于国家的大力支持,推动了我国新能源汽车蓬勃发展,而且我国的新能源汽车已经连续3年位居全球新能源汽车产销第一大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紧接着理想汽车又出现挡风玻璃后部漏水、车辆断轴等问题,这些问题的出现无疑都会对理想汽车的品牌产生负面的影响。而相较于国内同期的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而言,理想汽车作为一个刚刚量产的品牌,已经失去了抢占市场的先机,而且,理想汽车面对的对手不仅仅来源于国内,还有特斯拉、大众等一众国外强手。

四年磨一剑,但理想汽车并不理想

理想汽车成立于2015年,前身为车和家,由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创办,李想作为80后创业的佼佼者,使得理想汽车从诞生之初就备受关注;2018年10月18日正式发布首款智能电动车——理想智造ONE;2019年6月更名为理想汽车,11月开始量产首款车理想ONE。

而目前的形势对于理想汽车来说,赴美上市也是一把双刃剑。

对此理想汽车发布了一份声明,称该车主遇到的情况是电子刹车助力故障,并非完全的“刹车失灵”。而该问题出现的原因是属于“电子元件偶发通信故障”,只是个案,车主可放心使用,无须担心。

据介绍,7月6日上午10点40分,昌江区城管局新枫中队新风路网格在巡查至兴华路口市容秩序时,发现瓷都大道兴华路交叉口一处流动摊贩占道摆摊,售卖蔬菜。现场网格执法人员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劝离,让其撤出道路、停止违规占道经营行为。过程中该当事人情绪激动,辱骂执法人员,态度强横拒不配合,并踹翻摩托车。

在“剩者”即“胜者”的市场环境下,淘汰远没有结束,理想汽车的上市只是迎来资本市场的大考。

但是,理想汽车在急需资金的情况下,这个选择也许是一个契机。进入2020年后,造车新势力在资本市场开始回暖,蔚来汽车的股价在不断回升,7月13日股价达到最高点,为16.44美元/股,市值达到182亿美元,而且特斯拉股价也在不断上升,目前股价为1500美元/股。股市回暖下,理想汽车虽然仍未盈利,但是2020年一季度,理想汽车的毛利率已经实现转正,这对于资本来说是一剂强心剂。

5月8日,湖南长沙一台理想ONE在街头上出现了自燃的情况,而这次理想的官方答复却仅是冒烟,让人感到有“避重就轻”的嫌疑。

2019年12月,蛰伏了四年的理想汽车终于开始向用户交付,李想在微博上写道:“2015年7月~2019年12月,四年零五个月。”并加上了一个流泪的表情。截至2020年6月,理想ONE累计交付用户量已经超过1万辆,销量十分可观。

理想汽车如果要想打开更大的市场,还需研发更多的车型。对比蔚来汽车在4年中烧完了50亿美元,可见在汽车的生产、研发面前,这10亿美金显然是不够的。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经说过:“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市场的快速更迭下,能够留下就已经成功了一半。现在造车新势力不得不去面对以下两个主要问题:

2019年12月11日,一位理想ONE车主发现自己的车辆仪表屏出现“排放系统故障报警”,经调查,是因车内空调系统三通阀自身诊断机制导致的误报警,随后通过OTA升级解决了故障。紧接着15日,一位车主刚刚提车驶出杭州交付中心上了高速后,在解除自适应巡航的情况下,踩踏电门车辆却无法加速,后经调查是因交付过程中的漏检失误造成,“车辆自身并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事件发生后,昌江区城市管理局召开紧急会议,初步认为,队员王景现场执法不当,经局党委研究决定,对王景进行停岗处理。下步等待公安机关调查清楚给出结论后再做进一步处理。同时,会议决定在全局组织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开展作风纪律整顿。

“剩者”即“胜者”,造车新势力出路在哪

2.性价比对消费者吸引力不大。首先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造价成本高于燃油汽车,而且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力度大幅下调,此外新能源汽车的技术研发成本一直高居不下,这些都制约了新能源汽车的性价比。

1.新能源汽车份额在我国汽车市场中占比较小。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销量数据显示,我国新能源汽车从2015至2019年销量分别为33.1万、50.7万、77.7万、125.6万和120.6万辆,同比增速分别为341%、53.2%、53.3%、61.6%、-4%。截至2020年,全国新能源汽车仅占汽车总量的1.46%。可见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在获得了快速的发展后普及速度下降,要成为市场的主流还有很长的路程要走。

据EVSales数据,2019年全球销售新能源汽车约221万辆,中国新能源销售120.6万辆,占比近54.6%。但是在疫情的影响下,全球的汽车行业的活力都在下降。

为此,执法人员对当事人经营杆秤进行收缴,过程中当事人情绪更加激动,与执法人员拉扯,并利用断裂杆秤先攻击工作人员,导致工作人员腹部、肘部、手部受伤,队员王景情绪激动与当事人发生冲突,并还手一次。为防止事件进一步恶化,执法人员立即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由于当时现场情况复杂,公安民警到达现场后,当事人不见踪影,具体案情公安部门还在调查当中。

两年烧完40亿,毛利率终回正

在完成D轮融资后,李想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关于拜腾的文章,并写到理想汽车相较于拜腾而言是十分节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