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朝晖的“上市梦”优克联陷前景不明、公司管理难题专利案败诉或成“绊脚石”

自瑞幸咖啡造假事件曝光后,多家中概股遭做空,叠加疫情冲击,信任危机重现,不少专家认为中概股回归潮或将来临。在此背景下,近日,移动数据流量共享平台优克联(uCloudlink)已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计划以“ UCL”为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初步拟定的募资规模为5000万美元。但不管是从优克联的盈利状况、公司管理还是法律诉讼来看,摆在其面前的是一条诱人而“凶险”的道路。

疫情冲击公司主要收入业务 盈利不稳、前景不明

地方在招商引资中搞重复签约的现象,并非新鲜事。此前也有报道,部分省市招商成秀场,一些项目重复签约“少则一两次,多则四五次”,几千万的投资包装成数亿。如此做法,无疑是典型的形式主义。然而,最新报道显示,“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此类签约现象愈演愈烈”,且一些地方还为复工复产率“注水”。当前正是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复工复产的关键阶段,不管是重复签约现象抬头,还是为复工率达标而弄虚作假,都是为复工复产“注水”,须有足够警惕。

比如,受疫情客观影响,一些地方和行业的复工复产进度仍相对滞后,对此就应充分考虑现实,而不能盲目追求统一的复工复产率考核;同时,推进复工复产,应明确将企业的实际利益放在首位。像一些企业受海外市场影响,订单量不足,若强制要求复工,可能“越生产越亏损”,不仅加剧企业压力,也于实际的经济发展无益。另外,地方招商引资指标,也应主动对照客观经济环境,予以因地制宜的优化调整。若考核指标不切实际,难免助长一个项目签3遍等数字游戏之风。

专利诉讼案败诉 公司存管理问题

在有效堵住形式主义复工复产“偏门”的同时,地方政府更应开好促进经济发展的“正门”,真正急企业之所急,把国家之于企业的减负、扶持政策落到实处。疫情发生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助企政策。但媒体报道显示,一些地方“对企业反映的问题,表面上积极响应,实际上没人解决”,“往往是口号喊得响,表态说得好,就是没行动”。这启示,对各类利好政策的落地情况,宜有跟踪式评估监督,对阳奉阴违的形式主义、敷衍之风,就该追责到人。

据了解,2018年6月漫游宝向美国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优克联公司专利侵权。2019年4月,纽约南区法院认定优克联公司型号为GlocalMe G2、G3和U2的WIFI热点设备以及型号为S1的移动电话侵犯了漫游宝公司的US9,736,689专利权,判令优克联公司赔偿21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23万)。

2020年1月,一位在职员工表示不建议来。4月,一位求职者称,招聘者在确定入职时一直打电话怕他不愿入职,等确认完毕后又被公司拒收。而早在2019年10月,就有离职员工爆料称,公司“招人存在欺诈嫌疑,现场讨论薪资与offer不符”“社保等按照国家最低基数缴纳”“公司福利基本不存在”“领导管理混乱”等问题。

事实上,近几年,中央层面明显加大了对经济发展中形式主义的治理力度。不仅对禁止形式主义做法三令五申,一些地方的经济数据也被重新修订。而从2020年初开始实行的GDP统一核算改革,直接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压缩过去地方经济核算中的水分。在此背景下,依然出现签约表演和注水式复工复产,警示对经济发展中形式主义之风还应乘胜追击,有针对性地强化治理力度。

然而由于全球疫情影响,境内外旅游业遭受重创,尽管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但国际疫情防控形势仍不容乐观。2020年4月,世界旅游组织发布报告认为,旅游业是全球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行业之一。预计2020年游客数量将比2019年下降20%~30%,国际旅游收入将减少3000亿―4500亿美元。也就意味着优克联的主要收入来源也将受到波及。

对此,优克联不得不重新设计更新涉及侵权的产品,但更新后的产品存在工作效率降低、设备无法连接到无线网络等硬伤。

而优克联也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COVID-19已经对全球旅游行业产生了负面影响,因此对国际数据连接的需求也对该公司造成了一定的压力。

从优克联所披露的招股书来看,2017至2019年,优克联的收入分别为0.86亿、1.26亿、1.58亿美元,毛利率占比分别为34.4%、36.5%、41.0%;同期内净利润分别为-1926万美元、-2611万美元、520万美元。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1370万美元、-2430万美元、540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三年中有两年财务都处于亏损状态,而在2019年勉强扭亏为盈,盈利不稳。

前不久,中央对持续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发文明确,切实把对上负责与对下负责统一起来,决不做自以为领导满意却让群众失望的蠢事。而重复签约,不顾实际片面追求复工复产率,做的就是“自以为领导满意却让企业失望的蠢事”。推进有效复工复产,把疫情对经济社会的影响降到最低,就应该从切实杜绝这类“蠢事”做起。

为了显得热闹好看,一个项目签约仪式搞3遍;为了上级满意,复工复产率不顾实际,越高越好;为了表示重视,高调到企业搞现场办公,事后却啥都没办成……据半月谈日前报道,为了给疫情影响下的经济纾困,有的地方实招不多,虚活不少,做一些自以为领导满意却让企业失望的蠢事,不仅浪费财政资金,耗费基层干部正常工作精力,更让企业疲于应付,甚至诱导攀比心理,滋生不实之风,误导各级政府决策。

同年8月28日,美国纽约南区法院向优克联公司发出永久性禁令,要求其从2019年9月1日开始停止在美国销售、许诺销售、进口或允许使用型号为GlocalMe G2、G3和U2的WIFI热点设备以及型号为S1的移动电话。10月16日,由于优克联公司的侵权行为是故意为之,因此法院作出修改判决,判决被告优克联公司赔偿漫游宝公司的补偿金额由最初的21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23万),增加至8,230,654美元(约合人民币5800万)。

这不仅无助于真正的经济发展,制造的是虚假繁荣,也阻碍上级政府对于地方经济发展实情的研判,存在误导决策的可能。同时,也很容易催生“劣币驱逐良币”效应——不搞数字游戏、不搞重复签约,反倒可能因为数字“难看”而在政绩考核中受到影响。长此以往,对于正常发展理念的扭曲,不可轻视。因此,越是在经济发展压力相对较大的特殊时期,越要力避各种形式主义的水分。

招股书显示,优克联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国际数据连接服务,其中包括向用户提供便携式Wi-Fi的数据服务费以及向业务合作伙伴销售数据连接服务产生的数据服务费。2017年至2019年,该收入占比分别为75.8%、64.9%和49.2%。从市场分布方面来看,2019年中国大陆、日本、香港(中国)、台湾(中国)、北美洲、南洋和欧洲的收入占比分别为32%、36%、9%、3%、10%、5%和3%。

目前来看,瑞幸造假事件的影响还未消除,优克联选择此时赴美上市存在一定风险,而盈利业务、员工管理、专利问题也成为陈朝晖实现上市梦必要面对的挑战。

公开资料显示,优克联成立于2014年,是全球第一家移动数据流量共享平台。目前公司旗下有“吉客猫”和“漫游超人”两大品牌,分别对应销售和租赁两种不同的模式。换句话说,优克联的主要业务可以概括为 “手机自带流量,全球范围内零漫游”。另据天眼查股权结构显示,优克联 CEO陈朝晖疑似公司实际控制人,持股50.17%.

除疫情对主营业务的冲击外,摆在优克联面前的难题还有一件专利诉讼案。2019年10月22日,据外媒报道称,优克联和其最大的竞争对手漫游宝的专利诉讼案件,最终以漫游宝的胜诉而落下帷幕。此审判结果对该细分行业也起到了一定警示作用。

受疫情和经济发展内外环境变化的影响,当前地方在发展经济上的压力是客观存在的。中央也明确要求,要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挑战认识得更到位一些。但是,不惜搞签约表演和数字游戏来展现“发展成果”与复工复产成效,终究是百害而无一利、骗人骗己的形式主义。

众所周知,美国对于专利等知识产权一向看重,法院的禁令也就意味着自2019年9月1日起,消费者即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优克联专利侵权相关移动WIFI产品带入美国境内使用,也将面临监禁与罚款的风险。

如果说专利问题是优克联的外忧,那么员工对公司现状的不满则是内患。在知乎平台上,一个“深圳市优克联新技术有限公司怎么样?”的问题下涌来许多求职者和现、前员工的吐槽。该问题显示有4.5万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