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时评减负不是减担当减作为

新华社北京12月6日电 题:减负不是减担当减作为

今年3月中办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多地出台了有针对性的减负措施,有效为基层干部松绑减压。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减负绝不是减担当减作为,对于个别地方出现少数干部拿“减负”当挡箭牌、不担当少作为的情况,应予及时纠正。

推行减负举措,为基层带来了全新气象。文件和会议大幅度精简,检查考核和上报材料大幅减少。但一些错误苗头尤应警惕。有的地方借“减负”之名,对应尽之责、应抓之事降低标准、放松要求;有的干部,把“减负”当作不担当、不作为的借口,追求个人安逸、漠视群众利益;还有的干部,把“减负”等同于压减任务,拈轻怕重、推脱卸责,导致“门好进了、脸好看了,事依旧难办”问题久治难愈。

行业周期跌宕起伏,要跳出自己看自己,跳到未来看现在

严力:2010年当年我们起步时很快进入了全民PE阶段,全中国几千家PE,大家都在做机会投资,当大家都做机会投资的时候,这可能就没机会了。我意识到必须要做一个不一样的选择,只有聚焦,才能建立资源体系,建立人才体系,才能产生价值创造,才能锻炼你的团队,聚焦产业是唯一的路径。但做这个决策是非常非常痛苦的,因为其实聚焦的核心就是选择,选择的核心是有风险的,这是一个不断试错和坚定的过程。2010年8月,我们团队进行了两天艰难的讨论,选择了聚焦物流。

持续的幸福来源于团队持续的成长

严力:非常幸运,在我创业的第一期,徐总就投我们,那时候徐总是看钟鼎的团队投了钟鼎,我是很感恩的。过程中元禾给了钟鼎很多的指导。我心里好的LP,是发现你团队的精神,持续支持你,同时在你困难的时候,陪伴着你,跟你一起交流,分享一下最佳的实践,同时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这就是我心中最好的LP。

所以,未来的十年,是以科技手段提升产业效率的十年,这个浪潮是一步一步进行中的,因为这个环节特别复杂,好在不是一起来的,慢慢来,我就慢慢掌握未来的机会,不要想着一招就出一个大公司,我们要慢慢做,可能这是更好的状态。

专业基金怎么做?要保证适当宽度而不是极度聚焦

徐清:咱们最后也谈一谈LP与GP的关系,以 LP的身份,我想问,什么样的LP是GP所希望的?

我希望我们有超越责任的状态,用一个自由的心去自由做自己的作品,有一个有互补的、有化学反应的篮球队精神的团队,希望钟鼎能给产业效率的提升提供一些价值,让你的生活更有意义,让生态之间和睦相处,互为价值,这才是我想到的未来的局面。

严力:目前增量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科技的步伐从C端走到了B端。什么时间出现拐点?我们参考其他国家,从增量到存量,美国70年代石油危机之后从增量变到了存量,日本1985年之后,从增量变到了存量,效率的提升就成为了永恒的主题,供应链就是提升效率最有效的手段,这里面包括信息流、物流等等。

专业型基金,在面对诸如做宽还是做窄,聚焦还是延伸的选择时该如何考虑,如何达成LP与GP之间的长期信任?

所以2012年,我做了一个重要的选择,让团队走向市场,我在背后支持,逼迫团队在市场竞争中去磨炼自己,我们在过程中不断的总结方法论,不断的反思,不断总结,团队尝到了甜头,物流的仗打赢了,再用到消费和B2B的仗。把这种协同作战、不断精进的文化继续传递下去。这种团队一起战斗,共同欣赏快乐的感觉是我最想要的。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管理规定,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电子游戏出版物,申报的出版物需要在国家版权局履行著作权合同登记手续。这意味着这款游戏的国行版本已经在准备送审工作,未来我们有望在国行NS主机上玩到国行版本。

徐清:我记得我们第一次沟通时,严力的团队还比较小,策略跟其他基金也基本类似,有四个不同的产业,但是后来选择聚焦在物流。当时是什么原因和动力,驱使团队决定快速做产业聚焦?

严力:为什么选物流,起步靠资源,这条路对我们来讲长期是有价值的,聚焦选择的关键是这个地方长期肥沃,可耕耘。

徐清:这一点我非常认同。如果问我们为什么投钟鼎,钟鼎最大的特色是什么?我们一直觉得钟鼎最好的是这个团队,团队有超强凝聚力,有学习成长的能力,还有一个特别好的向前执行的状态。我作为一个LP,对钟鼎这一点特别认可。

德邦物流、晨光文具、G7、云集、满帮、震坤行这些明星项目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投资人:钟鼎资本。作为投资老兵,它花了十年时间构建了一张最全的物流供应链产业及其外延赛道的投资图谱,但却极少对外露出。但与此同时,同行多从LP口中听到过对这家机构的赞许。它也是专业母基金元禾辰坤做产业布局投资的最广为传播的成功案例,并获其持续十年入资。

钟鼎能到今天,团队本身的学习能力、成长能力和超强的执行力,一直是我们很认可的。怎么带着一个团队,做到了物流的专项,再做相关的延展,在这个过程中,严总作为老大,给我们分享一下痛苦的心路历程,这个过程中我们是怎么走过去的?

徐清:那为什么最初选择物流呢?后来又为什么会在此基础上延展?是我们因势利导选择了这条路,还是有别的原因?

徐清:钟鼎也成立十年了,我们跳出供应链+的概念,分享这十年的行业周期跌宕起伏。钟鼎作为一个比较成功的状态,你怎么来看这十年的行业变迁?在周期轮动中我们有什么样的心得,什么样的特质可以让一个团队很成功走到今天,这个特质能不能支持一个很成功的团队,继续走到十年以后?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徐清:钟鼎前面的十年是艰苦奋斗的十年,今天是一个很成功的钟鼎状态,给我们分享一下未来十年我们是怎么看的,供应链还值得继续加持吗?我们现在的策略会延展到什么样的状态?

做好基层减负的“加减法”,需要进一步增强使命感、责任感。减去的是形式主义痼疾,加上的应该是对“以人民为中心”理念的切实践行。减负之后,轻装上阵,广大党员领导干部更需要主动担当、奋发有为、更多作为。要切实防止和纠正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不用心、不务实、不尽力,以及口号喊得震天响、行动起来轻飘飘等问题,真正把减负带来的获得感,更多转化到务实为民、尽职尽责的行动之中,转化到推进工作、助力发展的实绩之中。

今天的形势下,大家都比较焦虑,2012年的时候我也是,焦虑得不行。其实,只要你把时间拉长,用十年的角度看待今天,当你看到大家都焦虑时,你要跟大家不一样,你要不焦虑。因为危是在机中产生的,危才有机。比如。当初钟鼎在全民PE的时候,采取跟别人反节奏的方式,可能是对的。这个时候,你要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慢慢耐心等待未来的机会,未来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是革命范式转移的时代,拿原来的范式思维可能对未来的范式正好是反着的,产业B端的思维也是不一样的,逻辑也不一样。

严力:有人说我们是物流基金,我说对,有人说是消费基金,我说也对,有人说我们投SaaS或B2B,我说都对。实际上我们努力寻找一块地,这一块地是相互关联的,我们在2014年就把它定义为供应链+,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是四流合一的。

让比你更有激情、更有学习欲望的年轻人走到前面,这就是我心中未来十年钟鼎的蓝图,把供应链+这个领域做成绝对领先者。

近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曝光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期间查处的8起典型案例。多起案例,直接涉及不担当、不作为问题,有的问题长期存在、久拖不决,有的问题反复出现,甚至边整治边发生,严重损害群众利益。

当你是一个艺术家的时候,你要为自己的作品负责,人生要自我超越,自我绽放,投资家是一个艺术家,要做自己的作品,如果只是以负责任的心态去做这个事情,你不会成为一个很好的艺术家。你要用你的心去感受未来的趋势,用心去感受企业家的精神,用心感受模式的力量和结构调整的机会,这个时候你用艺术家的思考,才能做好自己的作品。

未来10年,提升效率是最重要的主题

徐清:我是徐清,来自元禾辰坤,我们是2006年就开始的一个市场化母基金管理平台,到今年14年了。14年中,我们投资了65个团队,管理了近一百支基金,在这些基金里,我们投得最多的是钟鼎资本,我们投了他们第一到第五期的基金,目前钟鼎管理规模已超130亿。可以说,钟鼎堪称是专业基金的典范。今天特别有幸,能和严总一起从我们的角度来阐述一下专业基金的成长选择这个话题。

严力:我展望未来十年以后的钟鼎,仍然是不断的成长,朝气蓬勃的队伍,有一个肥沃的土地,有一个做自己的心。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徐清:钟鼎在第一期的时候,最终聚焦的是物流,到第二期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往供应链上发展,最后定在整体的策略是供应链+的投资策略,钟鼎也投消费品,有很多的涉足面,我们怎么定义供应链+的?把这一方面的思考跟大家说一下。

严力:中国再不注重效率提升,就没有未来,我相信效率提升是中国未来十年最重要的主题。供应链的目的就是提升产业效率,给客户提供更高性价比的产品和有体验感的服务。

我们认为阿里巴巴和他的发展逻辑在各个领域中都会出现,所以我们物流、信息、交易平台都会投,本质是投流通,投服务。

徐清:也就是从物流基金到供应链,然后再从供应链的本身再延伸到产业链的过程。

我们在不断的思索,物流进去了以后,你会发现物流是给商流服务的,看不清商流的变化,看物流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对于专业基金而言,从容有效的方式是保证适当的宽度,而不是极度的聚焦。

形象地介绍钟鼎的投资版图的话,其实就类比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最早是B2B,后来延伸到C2C的淘宝,之后再发展出B2C的天猫,这些业务发展本质是一个交易平台,或者说是销售渠道。随着阿里发展,又出来了支付宝,出现了蚂蚁金服公司,这就是供应链中的资金流的解决方案。后来又出现了如阿里云、钉钉这样信息服务的SaaS公司,解决了信息流,还有解决物流的菜鸟。

严力:很高兴和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成长之路,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严力:我认为,这个阶段,我们是要警觉,全神贯注,但不能焦虑。我主要分享一下教训。过程中我们是焦虑的,我们出身在全民PE,成长在滑坡阶段,后来赶上了互联网大潮,学步期是全民PE,儿童期是2012年和2014年的互联网大潮,一仗一仗打下来,我们活下来了,但我们不满足于活下来,我们还有梦想。今天我发现,当我们活下来的时候,我们掌握了很多接地气的经验,使得我们能更从容地面对未来。

如何找一个有适当宽度、内在还有相互关联、未来还很活跃的地方玩,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就构建了从商流,到物流,到信息流一整套互相关联的,B和C关联的一套系统。同时我们构建了一些LP的资源体系,互联网内的、消费内的、产业内部的协同,跟谁玩和在哪玩,这个事情定好之后,就成功了一半。

徐清:中国现在已经从增量进入到了存量的市场,所以从供应链的角度,或者提升效率的角度,这个赛道未来还有大量的机会,我们还会基于这个点去深耕和延展吗?

近期,钟鼎资本创始合伙人、总裁严力与元禾辰坤主管合伙人徐清进行了一场有关《专业基金的成长选择》的对话。

徐清:谢谢大家,我们这一场就到这里。

严力: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我记得半年前有一个基金老大跟我交流,说你的幸福感的来源是什么?他说一个基金主管人幸福来源是投到最好的项目。但我感觉我更大的幸福来源是帮助我们团队成为最牛的投资人。持续的幸福来源一定在于团队持续的成长。

我们起步在物流,之后开始投资交易平台,之后是企业服务,在整体配置上,物流大概占30%,TO B的供应链占30%,消费供应链占25%,企业服务占15%左右。

基层减负,绝不是减担当、减作为。减负的核心要义,在于“把干部从一些无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进而,把时间和精力更多用于干事创业、推动发展。落实减负,应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破解“文山会海”“责任甩锅”“过度留痕”等只重形式、不重实效的问题,而不是减掉应有的岗位职责、降低工作要求。

以下为经整理的对话实录:

有我们,才有我。但要定义清楚我和我们,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以自我为骄傲,到以团队为骄傲,归属感是人幸福感的重要来源。

其实最牛的人要去不断打破自己,建立新的范式,再打破自己,不断牺牲。没有什么永远是对的,真理只是暂时的,只是一个角度,要换各种角度看待自己,跳出自己看自己,跳到未来看到现在,如果是这样的,你就能拥抱未来。

我们自己看很多的专业基金,很多团队在10年以后开始往产业聚焦方向走,但是这种聚焦的过程中,对团队本身有一个特别大的挑战考验,在这个过程中,不光是心态的问题,还有组织架构和团队本身成长的问题,其实都面临着特别大的挑战。

徐清:我们展望十年以后的钟鼎,希望看到是一个什么样的钟鼎,未来达到这样一个钟鼎的状态,这十年我们最核心需要得到的支持是什么?

此外,整个供应链其实是一个协同系统,科技的手段又给我们提供了很多良好的工具,科技这一端的平台化协同系统、这种以数据驱动的协同系统、这种平台性经济成为了可能,AI决策系统和客户感知系统有效的提升,区块链技术可能使得我们协同系统信用体系得到有效的提升。包括一些节点的硬件系统的智能化、自动化,也会把节点效率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