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生源地助学贷款助30万余贫困学生“圆梦”

新华社兰州12月15日电(记者王博)今年甘肃省为家庭经济困难大学生提供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19.42亿元,30.8万名学生获助“圆梦”。

记者从甘肃省教育厅获悉,近期,甘肃省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放款完毕。今年受助学生人数较2018年增长了9%,贷款规模提高了11%。

12月初,A股幼教龙头威创股份发布公告称,拟将旗下四大核心幼教品牌之一的可儿教育进行剥离,交易对价为3.03亿元。

今年6月,威创将10%的集团股份转让给科学城集团。另外,在出售可儿教育当日,威创还将位于广州开发区科珠路233号、伴绿路10号、彩频路6号三处物业相应的土地使用权及建筑物所有权出售给科学城集团,转让金额为8.38亿元。威创指出,希望借助科学城集团的国企背景和位于广州的优势资源,探索区域政府教育服务采购,在儿童教育文化产业、国际教育方面有所建树。

尽管威创在幼教领域动作频频,但在业绩层面并未见到明显增长;甚至2018年净利润还出现了下滑。

从业绩占比来看,威创原有主营业务增长乏力,业绩占比不断下滑、营收持续下降。2018年大屏业务营收5.8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0.62%;与此同时幼教业务实现一定上升。2018年年报显示,儿童教育服务部分占比达49.68%,贡献营收5.8亿元,同比增长21.29%。

目前,威创原有主营业务毛利率为51.52%,幼教板块毛利率为56.81%,两者相差无几。但另一方面,威创原有主营业务占比快速下降,2019年原有主业占比为50.32%,已经与教育业务板块基本持平。那么问题来了:在大屏业务积年下滑的情况下,威创如今又开始剥离旗下幼教资产,所图到底为何?

自2015年收购红缨教育开始,威创股份在幼教领域不断加注,其先后投资并购金色摇篮、贝聊、幼师口袋、鼎奇教育等品牌。

早前,秀强股份就曾因幼教新政影响,对旗下全人教育和江苏童梦进行减值测试,计提商誉减值金额3.08亿元。这直接造成秀强股份2018年业绩出现大额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亿元。

2018年其实现营收11.69亿元,同比增长2.82%;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下滑16.57%。对此,威创指出,净利润下降主要系儿童成长平台业务投入加大、大屏业务受市场规模下滑影响及支付金色摇篮0.25亿元激励费用所致。

从产品定位出发,可儿教育定位是围绕北京核心地域进行托管式加盟服务,对标人群为中产阶级以上人群。另外,收购可儿教育的交易款中有1.2亿元将用于可儿教育创始人刘可夫购买高端幼儿园,打造威创高端幼儿园集群。

被收购当年,可儿教育实现净利润4233万元,较业绩承诺高出387万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4152万元,较业绩承诺低248万元。两年合计实现净利润8386万元,业绩承诺完成102%,压线及格。

但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结束,可儿教育实现净利润仅为2383万元,仅达2019年最低业绩承诺4477万元的53%。2019年能否达成业绩承诺,留下巨大疑问。若可儿教育未能完成2019年度业绩承诺,威创或将面临商誉减值风险。结合可儿教育业绩情况,威创此次在距承诺期结束不足一月时间内剥离可儿教育,则令人更加质疑其动机。

2017年,威创以高溢价收购可儿教育。当时的评估报告指出,以收益法评估,可儿教育全部股东权益为5.51亿元。对比账面价值,增值率高达3135.7%。

值得玩味的是,在发布收购可儿教育70%股权的公告当天,威创股份即发布公告称,使用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闲置资金购买不超过5亿元的理财产品。

对于保留幼教资产的风险,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何周曾对蓝鲸教育表示:“政策的导向是非常明确的,遏制过度的逐利行为。特别是配套园、普惠园政策的强力推行,对于相关机构的现有资产,收益上会产生一定影响。就未来而言,具有幼教资产的上市公司在幼教产业的扩张受限,投资者对其成长性有担忧,因此资产的溢价不高。长远而言,影响投资者的投资信心”。

引入科学城集团、出售可儿教育资产与转让实体物业,三举皆有回笼资金的意味。但据威创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已超10亿、占总资产超20%。在现金储备相对充足的情况下,其依然有回笼资金的操作——手中持有大量资金后,威创是否会开辟新的战场?

根据官方的说明,要想使用这款超级SIM卡,需要手机有MicroSD插槽,单nano插槽和双nano插槽的手机都是不能用的。另外,还需要手机厂商进行适配,目前适配的多都是(中)低端机型或老款机型。

收购公告显示,威创收购可儿教育70%股权作价3.85亿元,分两期支付。其中1.96亿元于交割日起5个工作日内结清,剩余1.89亿元于2018年1月5日前结清。

2019年,除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资助外,甘肃省共计下达各类学生资助资金54.13亿元,资助学生271.2万人。

如果说秀强剥离幼教业务只是一个“讯号”,那威创剥离可儿教育,会不会是上市公司大规模撤离幼教赛道的开始?

2018年幼教新规落地后,威创曾发布相关公告,表示对政策的支持。并指出后续会加大对其他儿童成长场景的投入,如早教、社区学校及其他儿童艺体培训领域。

这就导致从业务覆盖上来看,2018年威创增加的超500家服务园所中,主要来自红缨教育和金色摇篮的合作园所。对可儿教育而言,其与金色摇篮、鼎奇幼教一并覆盖的服务园所总计68家,相对占比较少。

这款超级SIM卡产品,具备高速接口,在存储卡形态基础上增加了SIM触点,实现了二合一卡槽上同时支持存储功能和SIM通信功能。 容量方面,超级SIM卡可选32GB/64GB/128GB,相比之下,一般 SIM卡的IC芯片中有128KB的存储容量,可供存储1000组联系人信息。 超级SIM卡还将推出同名移动端APP,用户通讯录、照片、应用等资料,可以通过备份/恢复的一键式操作,实现跨品牌手机迁移。而且,资料备份和恢复均在本地进行,全程加密护航,不消耗流量,也不泄露资料内容。 安全性方面,官方称超级SIM卡能够为用户提供“私人数据保险箱”服务。它内置的金融级芯片已经通过国际CC EAL6+测试,取得了国内ISCCC EAL4+安全认证/银联芯片安全认证/国密算法二级认证等一系列安全资质。 在用户最关心的速度方面,超级SIM卡采用企业级闪存颗粒,拥有90MB/s的数据读取速度,60MB/s的写入速度。 最后,超级SIM卡还采用与工业级M2M产品相同的封装工艺,与普通SIM卡封装相比,更稳定可靠,不易损坏,耐用性更高。

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是教育扶贫的重要抓手。据了解,甘肃省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以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为重点,以“精准资助”为目标,应贷尽贷。自2018年开始,全省各级学生资助管理部门下沉助学贷款办理点,通过各种方式宣传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政策,提前制定受理预案,设立热线咨询电话,为每一位咨询、办理助学贷款业务的学生和家长提供周到服务。

值得关注的是,公告发出之时距收购可儿教育第三年业绩承诺期满还有不到一个月。前两年业绩对赌均已完成的情况下,威创股份剥离可儿教育,原因为何?

另外,收购完成不到半年时间,威创便将可儿教育70%股权质押,向招商银行贷款2.31亿元,用于支付收购可儿教育的剩余对价款。收购可儿教育后,威创增加了3.48亿元商誉。

对此,威创解释称,该估值是基于幼教行业发展空间巨大、可儿教育商业模式成功、财务盈利长期持续稳定的基础给出。收购可儿教育,有利于补充威创战略布局和完善幼教生态。

有上述前车之鉴,威创选择在现阶段剥离可儿教育似乎也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