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传奇 »

大律师义辩双凤奇案

浏览次数:162 2019-08-03 11:21:29

民国二年的初秋时节,周家姐妹在棉花地里采摘棉花。时近黄昏,太阳的余晖把洁白的棉絮染成金黄色,远看村镇炊烟已袅袅升起。

这时,妹妹凤蓉瞧见镇上张记糟坊的学徒李甲,挑着一担米酒从田边小路经过。凤蓉连忙尖着嗓子喊道:李兄,我俩正渴得慌呢,你快舀碗甜酒来让我俩解解渴,快点!快点呀!这个李甲也不是个正经人,平素就喜欢到处拈花惹草的,虽然出身贫家,只是个酒坊的小学徒,但长相不招人烦,嘴上又像涂了蜜似的,和凤宝、凤蓉在街上遇着,总是这边厢娇嗔嗲语,媚眼送波;那边厢甜言蜜语,动手动脚的。这会儿,李甲四下里一张望,远近无闲人,便找一隐蔽处把酒桶放稳了,打开桶盖,米酒的醇香立刻飘散在空气中。

姐妹俩争着拿粗瓷茶碗舀米酒喝,李甲走得口渴,也舀了两碗仰脖喝下。这米酒上口甜丝丝的,不辣嗓子眼,后劲可不小。

不一会儿,三个人的脸都变得暖烘烘、红扑扑的,心口也突突地跳个不停。凤蓉便伸手在李甲脸上抚摸着娇声道:李兄,你也会脸红啊?凤宝也探手往李甲的腋下腰间挠搔个不休。李甲嘿嘿嬉笑着,乘势左搂右抱,三人拉扯嬉笑成一团。凤宝冷不丁脚下一绊,站立不稳,往后仰天倒在地上,将李甲和凤蓉也一并带倒。李甲一下子压在凤宝身上,感觉软绵绵的,欲火陡然窜上脑门。他抬起头,四处看看,发现周围都是半人高的棉花棵子,正值傍晚时分远近也无闲人,便无所顾忌了……

就在这时,李甲好像被大雨淋湿的棉桃一样,一下子蔫了,接着整个人趴在凤蓉的身上不再动弹。凤蓉见状,在下面推他、叫他,可他一动也不动。凤宝也上前拉扯他,仍旧不见动弹。姐妹俩开始有些着急,觉着不像是在开玩笑。凤蓉便挣扎着从李甲身下爬起,急忙系好衣衫,两人合力将他翻了个身。只见他脸色煞白,千呼万唤,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再摸摸胸口,也感觉不到心跳,探探鼻息,也没有感觉。姐妹俩开始害怕起来,两人相对无言,呆若木鸡。

夜色渐沉,姐妹俩再摸摸李甲,感觉他的身体渐渐变凉变硬。她们估摸着李甲已经死了,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人越想越害怕,便低声哭泣起来。

正巧,这时镇上警所的警士路过这里,听见路旁棉田中传来女子的哭声,便循声找了过去,只见两个少女相拥而泣,边上躺着一具男尸。上前问明缘由,再仔细辨认了尸体,认出了是镇上张记糟坊的学徒。人命关天,警士先将她们带到镇上的警所关押起来,然后赶紧找到所长报告这桩命案。

因贪欢误杀

第二天,警所一边详审命案发生的经过,一边派仵作验尸、验酒。仵作仔细查验李甲全身,没发现任何伤口,那米酒和粗瓷碗中也没有验出毒物。仵作查验的结论是,李甲是奸淫过度脱精而死。

这样的案子在当地从未发生过,又事关人命,十分棘手。小小的镇警所实在不敢自作主张,于是赶紧将姐妹俩押送至宝山县署。

县署张知事接案后,立刻提审凤宝、凤蓉两姐妹。虽然事情有些难以启齿,但两姐妹不敢有所隐瞒,一五一十将事情和盘托出。

张知事又派仵作再次查验李甲的尸身和米酒等物,还派人到事发地仔细踏勘,均未发现有蹊跷之处。那张知事本是个庸碌怯懦之辈,加上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案子,寻思这两姐妹虽然不是有意害人,但伤风败俗,又事关人命,便做出如下判定:此案事实确凿,学徒李甲因轮奸毙命;周氏姐妹以通奸置人于死地,罪责难逃,唯因贪欢误杀,情有可原,乃为比照男子奸杀妇人罪,减等治罪。

案子便这样了结了,周家虽然伤心,但出了人命,又是有辱家门的丑事,所以只有默认。凤宝、凤蓉两姐妹只能相拥而泣,悔不该恣情纵欲,遭此报应。

于是县署一边将此刑案具文上报备案,一边准备择日押解人犯履刑。

本文来自 http://www.detourdvd.comhttp://www.detourdvd.com/cqls/318.html 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卖命的人
下一篇:曾国藩叫板咸丰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