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传奇 »

不死老人院

浏览次数:107 2019-08-02 22:34:31

赵宇轩是云州最大的绸缎商,为人和善,又是个大孝子,父亲早年死于兵乱,只有老母健在。可最近母亲染上风寒,赵宇轩忙请名医诊治,哪知道风寒微有好转,跟着却又发烧咳嗽,痰中带血,一病不起,眼看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请来的医生束手无策,有的干脆就让准备老太太的后事。赵宇轩忧心如焚,派出好多家人到周边州县延请名医,可家人们回来禀报说所有的名医听说老太太这种症状后都不肯来,说是老太太大限将到,非是人力可以挽救,请赵员外早早准备后事。赵宇轩万般无奈,只好准备张罗母亲的后事。

这天儿女亲家云州知府田千秋也来探望,等他走后,赵宇轩看看昏迷不醒的母亲已是奄奄一息,内心焦急,便准备亲自到棺材店为母亲挑选一副寿材,于是带着管家出门。哪知道刚出门,便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蹲在他家门外,身上衣服破烂,脚上穿着一双破鞋,身边放着一个破碗和一根破竹竿。看到他们出来,乞丐一下站了起来,拿起竹竿和破碗拦在轿前说:老爷,你行行好,赏一碗饭吃吃。赵宇轩心里正烦,没好气地对管家说:赵同,给他几个钱让他走。管家答应一声,掏出几个大钱扔到乞丐碗里,然后把他推到一边。

老乞丐看着破碗里那几个大钱,冷笑一声,自言自语地说:人人都说赵员外乐善好施,原来都是谣传,什么狗屁员外,这几个大钱连吃顿饭都不够。说着便把碗一倒,那几个大钱滚到地上。乞丐转身便走。赵宇轩心中一动,知道因为心情不好,刚才说话有些失礼,急忙停下来,在后面一把拉住乞丐的脏手说:老哥慢走,刚才赵某因心中有事,失礼了。说完转身对赵同说,你拿十两银子给这位老哥。赵同答应一声,便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老乞丐,老乞丐接过银子,微笑着说:赵员外果然乐善好施,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跟着话锋一转,翻着白眼珠子看着赵宇轩说,小人听说赵员外令堂有恙,不知现在病情如何?赵宇轩听他说话颇有文理,心下惊异,便把母亲的病情告诉了他。老乞丐点点头说:像这样的病,只有当年号称医仙的孙玉和能救。赵宇轩心中一动,拉住乞丐一下跪下来:老哥,你既然知道有人能救,想必也知道医仙在哪里,本人不才,只要你能救得我母亲,我愿意拿出全部家财酬谢。乞丐急忙把他扶起来,说:好吧,看在员外为人仁善的面上,我就帮你这个忙,只是我有两个条件。说着便看着赵宇轩。赵宇轩眼见母亲的病有了转机,也知道乞丐必然要提条件,便领着乞丐回到自己的书房,让管家和仆人们下去,屋内只剩下赵宇轩和乞丐两人。半个时辰过后,乞丐怀里揣着个鼓鼓的布包满意地离去了。

当天晚上子夜时分,赵家后院悄悄来了一顶小轿,赵宇轩背起奄奄一息的老母亲,夫人开了后门,把老母亲放进小轿,四个黑衣人把轿帘放下,抬起小轿飞一般地离去。赵宇轩和夫人惴惴不安地看着他们离去,然后悄悄关门回家。第二天便封闭了老夫人住的屋子,只有赵宇轩和夫人能进去,对外说是有神医开了药方,不准见外人。转眼便过了一个月,老夫人一点消息都没有,赵宇轩每天出门张望,希望看到那个老乞丐,打听母亲的病情。可老乞丐却像蒸发了一样,踪迹皆无。赵宇轩心内渐渐有些发慌,害怕上了贼人的当,不仅丢掉银子,还把重病的老母亲也丢了。

这天刚一开门,赵宇轩就习惯地探头去查看门外是否有那个老乞丐,忽然一个青年汉子挑着一担柴走过来,恭恭敬敬地对他说:赵员外,要柴不要?大清早我刚从云雾山打来的。赵宇轩见他一脸大汗,便回头吩咐管家把柴收下,让多拿点钱给他。青年汉子憨厚地笑着说:赵员外果然仁义好施。说着便趁人不注意,悄悄塞给他一个纸团,转身挑着空担走了。赵宇轩急忙回到书房,关上门,打开纸团,只见上面写着:今夜子时,后门,青衣小轿。

本文来自 http://www.detourdvd.comhttp://www.detourdvd.com/cqls/163.html 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唐太宗四请马周
下一篇:古塔盗影